中国第一小说 > 网游小说 > 危险啊孩子 > 三九四、感叹嘘唏送行尊
    天才壹秒記住『÷.aiq.』,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很快到了八月十四日。

    这天,是人们对金融战线老同志申虎表达最后敬意的日子——到沙湾殡仪馆向申虎告别仪式的约定日期。

    话说申虎治丧小组根据申虎生前的多彩人生和复杂经历,尤其是他晚年在梅林金融服务社当总经理期间因经济诈骗案件的是非纠葛,带来的剪不断、理还乱的坎坷局面,有关部门做了几次研究,决定不开追悼会、不致悼词,改由在礼堂大厅摆放申虎的骨灰,正堂挂他的遗像,在此接受亲朋故旧、管理机关和有关单位的告别致意仪式和摆放花圈、挽联、缎带,以此避开对他晚年的不幸的评价,免得继续勾起亲人的痛楚回忆。

    告别仪式定在上午十点举行。

    话说夏天对申虎也是充满着感情的。他看申虎,就是在心里把他作为一个堂而皇之的金融长辈。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因为他和罗文虎一样,大家同是从广州长堤137号这栋广东省最高金融管理机关的大门里走出来的,说他是“老行尊”也不为过。

    夏天在报上看到申虎逝世的消息后,几经推敲,拟就了一副挽联,准备在到了沙湾殡仪馆后,配上一个花圈,送到吊唁大厅。

    这天,夏天还是与往常一样,起得比较早,早上八点多钟,夏天拿着写好的挽联放在车上,开着轿车,上了泥岗路往沙湾方向开去。

    到了殡仪馆,看到时间还早,他来到租售配置悼念用品的专门店,要了一个花圈,配上自己写好的挽联缎带,看上去倒也显得一派肃穆庄严。夏天表示满意,便叫店员与自己一起将花圈抬向吊唁大厅。

    夏天来到大厅,只见布置好的灵堂正方,挂着申虎晚年的免冠照片,照片的边框上系着黑纱。在照片的上方写着八个黑体字:“沉痛悼念申虎同志”,正堂的左右两边合挂着一副用隶体书写的挽联,右边的写道:“王孙游兮不归,”左边的写道:“春草生兮萋萋。”

    在大厅的左右两边,已经摆放着广东省人民银行、广东省xx国有银行、深圳市委组织部老干部局、深圳市人民银行、深圳市xx国有银行等单位,以及申虎亲属的花圈、挽联、缎带。
    夏天看这些花圈,除了落款表明了各自的单位之外,右边的挽联一般是:“沉痛悼念申虎同志”、“申虎同志千古!”在其亲属所送的花圈中,作为他老婆的唐姨送的挽联则写得颇有人情味,右边那幅写着:“您要走好!”左边落款写着:“妻:小唐率子女敬挽”。

    夏天看后想道:“唐姨是一个没有文化的妇女,虽然不能说是她害死了申虎,但是,申虎忧郁而死毕竟还是与她有关系。写出这样动感情的挽联来,必是有高人代笔。”

    夏天放好自己送的花圈后,端详亲笔题写的挽联,认为联中意蕴倒是对申虎不失公允。

    只见夏天送的花圈上挂着的挽联写道:

    难得两朝重用,皆为青壮有为,为国为家执掌金融牛耳;赞哉:人生如画,光荣离休人敬重;

    可惜一生清誉,只因老眼昏花,因妻因私任用经济宵小;惜之:晚景是非,羞愧辞世众嘘唏。

    是啊!回想当年,申虎是何等的威风!在广州解放的时候,被接管金融部门的军管会当作新政权基础的根正苗红的可靠人才而加以重视和重用,经数十年的栽培,一步一个脚印地升至副厅级。奈何在离休赋闲之际却摔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跟斗,被拖累至死。

    时近九点半钟,不少金融界的专家名流陆续来到沙湾殡仪馆的大礼堂前的余坪上,虽然说是前来送申虎最后一程,人们的脸上难免有点肃穆,但是,朋友和熟人相见也是免不了要握手问安。

    一会儿,一辆在车厢两边写有“深圳特区人民银行”字样的中巴停靠在余坪靠近大礼堂门口的位置上,作为参加送别仪式的人民银行方面的代表从中巴里鱼贯而出。

    夏天看到人民银行巡视员兼作市民银行监事长的罗文虎也从人民银行的中巴上下来,便走上前去,问安道:“罗老师,您好!”

    罗文虎操着一口乡音很浓的广东兴宁“普通话”,对夏天说:“夏天,你也来了?”

    夏天真诚地说:“要来的,他不但是我们广东金融界的老行尊,而且与

本章未完,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