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小说 > 玄幻小说 > 择天记 > 第三十七章 首杀的目十标
    天书陵的四周有一条极其湍急的河流,就像洛阳城外的护城河一般。

    双方之间那片疏林平地,其实是河面上的桥,只不过因为桥面太宽,而且太厚,很难被人发现。

    自远古便存在的禁制,让天书陵四周难以飞行。

    王破站在这里,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过的意味。

    问题在于,已经有很多军方强者、天机阁刺客与长春观道人进入了天书陵。

    他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王破说道:“如果他们没有谈拢,我会出手。”

    是的,这就是答案。

    他站在这里,不是要守天书陵,而是时刻着向对着发起进攻。

    听着这话,王爷们脸色微变,中山王的眼神变得更加阴沉。

    相王苦着脸说道:“圣女要替母后复仇,你难道还真要陪着她发疯?”
    王破神情微异,没有想到现在他还称呼天海圣后为母后。

    相王知道他在想什么,说道:“我不是母后亲生,但终究是她儿子。当年随道尊进京,是觉得她老人家犯了错,可不是我私人对她有何怨怼之心。就像当年我答应过朱洛不能让你活着,但你看我这些年可曾对你做过什么?不过是大局二字。”

    这番话他说的非常真挚,就连那些深知他底细的兄弟们都差点信了。

    王破笑了笑,没有说话。

    看着他这种反应,一位郡王再也忍不住,骂道:“嚣张个什么劲儿,今天就要你死在这里!”

    这里已经集结了很多朝廷军队,更不要说还有这么多高手强者,再加上同是神圣境界的相王,按道理来说足以杀死王破。

    问题是,战争永远是最复杂的活动,哪怕是对一个人的战争,也绝不简单。

    不要说战争的具体形态千变万化,便是连何时开战现在都无法确定。

    相王说道:“你应该知道今天怎么也打不起来,何必摆出这副模样。”

    这句话有些莫名其妙,但王破听懂了,似笑非笑说道:“那你来这里做什么?”

    相王叹了口气,说道:“总要来尽一分心意。”

    王破说道:“什么心?”

    “当然是野心。”

    相王笑着说道:“道尊大人如果不疑陛下,什么事都不会发生,自然也没我们的事,如果生疑,我总要做些准备。”

    王破说道:“王爷倒是坦诚。”

    相王正准备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天书陵里忽然传来数十声极清亮的剑鸣。

    所有人都望了过去,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就像相王先前所说,现在的局势看似紧张,但与三年前有本质上的区别,双方并不见得会开战。

    如果真是如此,那这些剑鸣又是为谁而起?

    ……

    ……

    商行舟站在神道上。

    徐有容站在更高处。

    商行舟向上走了一步。

    南溪斋剑阵自然生出感应,悄然无声地运转起来。

    天地之间出现了无数道流光,画出无数道难以言说的玄妙轨迹。

    数十道剑鸣响起。

    这些剑鸣并非来自剑身与空气的磨擦,而是来自剑意对空气的压缩、释放。

    清柔,又极为深邃。

    就像是清澈的小溪自崖上跌落,进入极深的山涧。

  &

本章未完,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